手机游戏“换皮”侵害著作权纠纷案

  【案情摘要】苏州蜗牛数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蜗牛公司)开发的手机游戏《太极熊猫》于2014年10 月31日上线,成都天象互动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天象公司)、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爱奇艺公司)开发的手机游戏《花千骨》最早版本于2015年6月19日上线。蜗牛公司向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主张《花千骨》手机游戏“换皮”抄袭了《太极熊猫》游戏,即仅更换了《花千骨》游戏中的角色图片形象、配音配乐等,而在游戏的玩法规则、数值策划、技能体系、操作界面等方面与《太极熊猫》游戏完全相同或者实质性相似,侵害其著作权。一审法院确认,《花千骨》游戏与《太极熊猫》游戏相比,其中有29个玩法在界面布局和玩法规则上基本一致或构成实质性相似;另外《花千骨》游戏中47件装备的24个属性数值与《太极熊猫》游…...

贵州某路面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执行案

  案情简介:贵州某建材有限公司与贵州某路面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经贵州省贵阳市白云区人民法院调解,调解书确认:贵州某路面有限公司分期偿还货款33.6万元。因某路面有限公司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某建材有限公司于2020年1月向贵阳市白云区法院申请执行。执行过程中,白云区人民法院本着善意执行理念,审慎选择影响最小的执行措施推进案件执行,在冻结被执行人某路面有限公司银行账户存款26.61万元后,了解到某路面有限公司被冻结的存款计划用途是发放农民工工资、支付部分工程款,账户被冻结后公司生产受到影响,执行法院加大了调解力度,积极促进双方自愿和解。经执行法院多次反复做工作,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和解,在达成上述执行和解当天,法院解除了对被执行人银行账户的冻结,被执行人迅速兑现了农民工工资,恢复…...

“奥普”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案情摘要】杭州莫丽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莫丽斯公司)是核定使用在排风一体机等商品上的“奧普”商标的权利人。经授权,奥普家居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奥普家居公司)可排他性使用上述商标。被诉侵权行为发生前,莫丽斯公司的“奥普”商标已有作为驰名商标被保护的记录。浙江现代新能源有限公司(简称现代公司)于2006年受让取得使用在金属建筑材料商品上的“1587460960186974.png”商标后,通过许可浙江风尚建材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风尚公司)等在扣板商品及包装、经销店门头、厂房、杂志广告、网站上大量使用“AOPU 奥普”等标志,且辅以“正宗大品牌”“高端吊顶专家与领导者”等文字进行宣传并实现迅速扩张,在此期间还对莫丽斯公司进行了多次侵权诉讼和行政投诉。后莫丽斯公司或其关联企业对现代公司享有的“1587…...

侵害知识产权民事案件适用惩罚性赔偿典型案例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知识产权民事案件适用惩罚性赔偿的解释》已于3月3日发布,为准确理解和适用《解释》,保证正确实施惩罚性赔偿制度,现发布“侵害知识产权民事案件适用惩罚性赔偿典型案例”。 侵害知识产权民事案件适用惩罚性赔偿典型案例   目录   一、广州天赐公司等与安徽纽曼公司等侵害技术秘密纠纷案   二、鄂尔多斯公司与米琪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2015)京知民初字第1677号,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三、小米科技公司等与中山奔腾公司等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2019)苏民终1316号,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四、五粮液公司与徐中华等侵害商标权纠纷案[(2019)浙8601民初1364号,杭州铁路运输法院;(2020)浙0…...

工人因钢管脱落被砸伤 法院依法调解保障权益

  中国法院网讯(刘凌峰)近日,湖南省平江县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物件脱落、坠落损害责任纠纷。   李某、邓某承包了一处房屋工程的主体建筑,脚手架亦由两人负责搭建。后两人将其中外墙与天井抹灰及镶贴瓷砖工程,分包给彭某,彭某遂雇请雷某从事抹灰工作。2020年8月14日,雷某在进行墙面拍浆的过程中,一根钢管突然从上方脚手架掉落,砸中雷某左手,致使雷某左手食指指尖断裂,被送完医院住院治疗,由此产生了一系列损失。因就赔偿问题协商未果,雷某遂诉至法院。   法院受理后,为尽快让伤者得到赔偿,组织双方进行了调解。在调解过程中,李某等三人虽均同意赔偿,但对此次事故产生的损失,赔偿比例划分等问题产生分歧,致使调解一度难以进行。   承办法官遂分别跟三人进行沟通,结合情理,陈明利害关系,耐心地就争议问题进行了分析…...

女方悔婚后男方索还彩礼 法院调解:女方还24万

  中国法院网讯(徐凤清)中国自古以来婚姻的缔结就有男方在婚姻约定初步达成时,向女方赠送聘金、聘礼的习俗。可当出现悔婚的情况时,彩礼的归属常常引起矛盾纠纷。近日,福建省宁化县人民法院成功调解一起婚约财产纠纷案,妥善地化解了案中的彩礼返还问题。   2018年10月,同为90后的小吴(化名)与小张(化名),在亲友的撮合下,互相认识并开始谈婚。2018年11月,小吴与小张订下了一纸婚约:小吴作为男方,向小张支付聘金296900元、银元36个、黄金首饰6两及办酒席相关款项20000元。小吴按照婚约的约定支付了“彩礼”后,小吴与小张按照风俗订婚,并举行结婚仪式。在此过程中,小吴又先后支付小张和她的亲属见面礼等红包50000余元。   办完结婚仪式后,小吴与小张在外共同生活。一段时间后,双方因为生活习…...

私装摄像头监控涉及邻居私密空间 房主被判拆除

  毗邻而居,本是一种缘分。然而,家住重庆江津某小区的业主王某最近却因为邻居私自安装监控摄像头而十分苦恼。感觉生活遭到了窥视的王某多次找邻居协商,却由于种种原因未果。王某一纸诉状将邻居告到了法院,要求法院判令邻居夏某拆除摄像头、停止侵害。近日,重庆市江津区人民法院审结了这起因摄像头引发的隐私权纠纷案件。   受理案件后,承办法官为详细了解案件情况,前往王某家中实地查看。原来,王某与夏某系上下楼邻居,王某家楼顶正好是夏某家阳台外的公共露台,而露台的内侧正是王某家的采光天井。   不久前,家住楼上的夏某在外墙安装了一个监控摄像头。这台摄像头除了能监控露台情况外,恰好也能透过采光天井看到王某家里的楼梯和走廊,而走廊旁就是王某家的卧室。换言之,王某家里部分区域的活动情况,均能被该监控摄像头录制并储存…...

恋爱期间频繁转账 能否认定为借款?

  中国法院网讯(曹宇婷 钱重辰)恋爱时不分你我,分开后却来算账。日前,江苏省宜兴市人民法院就审结了一起昔日恋人因钱款往来引发的民间借贷纠纷。   阿珍与阿强于2014年认识后,发展为恋人关系,在恋爱期间,阿珍多次向阿强转账共计62931元。其后,两人感情逐渐疏远,争吵不断,终致分手,分手后,双方还有款项往来,阿珍多次向阿强催要款项无果,诉至法院。   “如果我需要线上支付,就给阿珍现金,让她打到我卡上,根本不存在借钱,借钱肯定要写借条的。”“你撒谎,你把钱都拿去赌博了!”审理中,对62391元是否为借款,双方各执一词。阿珍坚持认为转账62391元是出借给阿强的。阿强则认为,收到款项62391元,是发生在恋爱期间的,不属于借款,其常常以支付现金方式让阿珍线上打款给自己,根本不存在借款,而且自…...

微信扫码付款后被拉黑 用户诉二维码制作方不当得利被驳回

  中国法院网讯(吴昆)李先生在微信中收到陌生人发来的与其妻子的亲密视频,气愤之余欲查询该人微信绑定的手机号。李先生在微信中搜索“客服”,扫描二维码支付两万元,后被该“客服”拉黑。李先生起诉至法院,要求二维码制作公司惠云公司(化名)返还不当得利两万元。因证据不足以证明被告公司收到款项,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最终驳回了李先生的诉讼请求。   原告李先生诉称,其因配偶出轨,欲查询第三者的微信绑定手机号,故其在微信上查询微信客服电话,并按该电话提示添加了昵称为“客服中心”的微信好友,该微信号声称李先生须支付相应款项进行实名认证后,才可告知第三者微信绑定的手机号码,此后会将款项返还。“客服中心”向李先生出示了收款方为“金融网络有限公司”的二维码,李先生扫描该二维码并支付两万元,但随后该“客服中…...

酒后打架起纠纷 法院调解获赔偿

  中国法院网讯(尧苗苗)近日,河南省鹤壁市山城区人民法院成功调解了一起七人因纠纷打架引发的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案件,被告当场将二万元赔偿款通过支付宝转账给了原告。   2018年2月16日,李某的家人驾驶一厢式货车行驶至鹤壁市山城区某车站附近,被喝醉酒的王某拦停,驾车跟随在后的李某的家人先后下车,七人发生争执,进而发生厮打,厮打过程中,王某被打伤,住院治疗并花费医疗费五千余元。事后,双方就赔偿事宜未能达成一致。王某遂诉至法院。   承办法官受理该案后,听取了双方当事人的诉称与辩解意见,认真查阅了卷宗,在了解了事发全过程后,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调解。调解中,双方争执激烈,法官分别对双方当事人进行说服规劝,讲法律,讲人情。最终,在承办法官的耐心劝说下,双方当事人达成了一致意见,被告当场将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