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抚养孙子,能向儿子要代为抚养费吗?

  带孩子这件事本应是父母的责任,但由于现在家庭多为双职工,孩子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就成了带娃“主力军”。帮忙带娃是理所应当的吗?孩子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能向孩子父母索要“带孙费”吗?近日,山东省济南市历城区人民法院审结了一起案件,最终判决孩子父亲向孩子爷爷支付抚养费2万余元。   刘某和妻子常年在外奔波,刘某的父亲刘大爷见小两口带两个孩子不容易,就主动将大孙子带在身边抚养。刘某给刘大爷写了协议,承诺每月支付抚养费300元。但自从写了协议,刘某经常找不到人,协议成了空头支票。碍于亲情,刘大爷多次与刘某沟通此事,但刘某总是以各种理由搪塞。刘大爷无奈将儿子起诉至法院,要求其支付抚养费2万余元。经调解,刘某不同意支付,开庭时也拒不到庭。   法院认为,父母对子女负有抚养义务,刘某具有抚养子女的能力…...

萌宠伤人惹纠纷 文明养犬要守“典”

  对于爱狗的人来说,“汪星人”不仅是一份陪伴,更是可靠的“家人”和“朋友”,为他们的生活增添了不少乐趣。但是,无论是家中可爱的萌宠,还是看家护院的忠犬,一旦惹了事,饲养人、管理人都要承担起相应的责任。近年来,随着宠物伤人引发的纠纷逐年增多,《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侵权责任编对于这种特殊侵权都有哪些相关规定引发关注。为此,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结合已审结的典型案例,进行释法析理,旨在倡导社会公众规范文明饲养宠物,积极正确处理“狗咬人”所带来的矛盾纠纷,共创和谐美好生活家园。   出门遛狗致他人被咬伤   对方无过错犬主担全责   2021年4月,董某在小区内遛弯,适逢肖某牵着自家田园犬也在此散步。董某与肖某在交谈时,肖某牵着的狗突然冲向董某,由于二人距离不远,田园犬接触到了董某的身体,将其右手…...

化解医美纠纷 “典”靓美丽生活

  整形效果不佳、术前术后照片泄露、手术医师缺乏相应资质……近年来,医疗美容消费被越来越多的爱美人士所青睐,但随之产生的诉讼纠纷也日渐增多。近日,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通过梳理3起典型案例,分别从精神损害抚慰金赔偿、隐私权保护、违反合同全面履行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等医疗美容消费者权益保护涉及的民法典内容进行深度解析,为切实保障医美消费者和医美机构合法权益、促进医疗美容行业健康发展提供有效的法律指引。   病历资料属于隐私权保护范畴   小花在B美容机构进行重睑术及内眦开大手术,随后发现微博上有网络用户发表了对自己有侮辱性内容的言论,并附有自己术前术后照片,遂对该网络内容申请了公证证据保全。   小花认为B美容机构泄露其个人信息的行为侵犯了自己的隐私权,协商未果后,诉至长沙市芙蓉区人民法院。 …...

某药业有限公司诉山东省济南市原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山东省原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及行政复议案

  2011年8月,山东省济南市原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以下简称济南市药监局)根据举报对某药业有限公司进行立案调查,并对其库存的盐酸苯海索片进行部分查封和抽检。经查,自2010年1月至2011年8月,某药业公司未按照批准的生产工艺生产原料药盐酸苯海索,而是通过无药品生产或经营资质的其他公司购进盐酸苯海索粗品,经精制后制成原料药盐酸苯海索,共计1360公斤。2010年1月至2011年6月,该公司对外销售上述原料药盐酸苯海索1010公斤,销售金额为370万元。某药业公司对外购进盐酸苯海索粗品再精制为原料药成品,其行为改变了生产工艺。济南市药监局经立案调查后,于2015年5月作出(济)食药监药罚〔2015〕1500003号行政处罚决定,没收违法生产的盐酸苯海索29.17公斤和违法所得370万元,处违…...

某药业有限公司诉广东省原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行政处罚及行政复议案

  广东省中山市原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以下简称中山食药监局)根据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以下简称国家食药监总局)的线索通告,于2012年4月对某药业有限公司库存的使用浙江省新昌县某胶丸厂等企业生产的空心胶囊所产胶囊剂药品进行查封和现场抽样并检验,发现5个品种共7批次胶囊剂药品检验项目中铬含量超过国家标准。中山食药监局责令某药业有限公司提供从胶囊生产企业购进药用空心胶囊的供货方资料、销售流向统计表等资料,但该公司仅提供了部分药品销售流向表,未提供完整会计账册,且提供的药品销售情况与事实不符。后中山食药监局以某药业有限公司生产的部分药品铬含量超标,属劣药,且该公司存在拒绝、逃避监督检查和隐匿有关证据材料等从重处罚情节为由,决定给予其没收劣药、没收违法所得并罚款的行政处罚,该处罚已由人民法院生…...

北京某肿瘤药品有限公司销售假药案

  2018年8月,被告单位北京某肿瘤药品有限公司通过非正规渠道低价采购药品“日达仙(注射用胸腺法新)”。被告人卢某、赵某、张某作为该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被告人吴某、汪某作为公司负责销售的直接责任人员,在明知上述药品没有合法手续,系从非法渠道采购且采购价格低于正常价格的情况下,仍然以该单位的名义于2018年9月7日、11日在北京市东城区分两次向被害人吴某某销售上述“日达仙(注射用胸腺法新)”共8盒,销售金额共计9600元。经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检验,涉案“日达仙(注射用胸腺法新)”按进口药品注册标准检验结果不符合规定,属于与国家药品标准不符。经北京市东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认定,涉案药品为假药。   裁判结果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单位北京某肿瘤药品有限公司销售假药的行为已构成销售假药罪…...

“黑作坊”将中药和西药混合研磨成粉冒充纯中药销售

  2018年至2020年9月,被告人高某为获取非法利益,在未取得药品生产许可证、药品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在广东省普宁市南亨里其住所内,用中药材首乌、甘草、大茴和西药溴已新、土霉素片、复方甘草片、磷酸氢钙咀嚼片、醋酸泼尼松、马来酸氯苯那敏等按照一定比例混合研磨成粉,并雇佣被告人李某将药粉分包、包装为成品。高某使用“特效咳喘灵”的假药名,编造该药粉为“祖传秘方”“纯中药成份”,主治咳嗽、肺结核、哮喘、支气管炎,并以每包25元至40元的价格对外销售,销售金额共计186万余元。李某还从高某处低价购买上述假药并加价销售给被告人黄某等人。经江苏省淮安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认定,涉案药品为假药。   裁判结果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高某等人生产、销售假药的行为构成生产、销售假药罪。高某生产、销售金额达18…...

用针管灌装生理盐水假冒九价人乳头瘤病毒疫苗销售

  2018年上半年,被告人牛某某在得知九价人乳头瘤病毒疫苗(以下简称九价疫苗)畅销之后,遂寻找与正品类似的包装、耗材及相关工艺,准备生产假冒产品。2018年7月至10月,牛某某通过他人先后购买针管、推杆、皮塞、针头等物品共计4万余套,并订制假冒九价疫苗所需的包装盒、说明书、标签等物品共计4.1万余套。其间,牛某某与同案被告人张某某在山东省单县以向针管内灌装生理盐水的方式生产假冒九价疫苗,再通过商标粘贴、托盘塑封等工艺,共生产假冒九价疫苗2.3万支。牛某某、张某某通过多个医美类微信群等渠道,对外销售上述假冒九价疫苗9004支,销售金额达120余万元。经苏州市药品检验检测研究中心检验,抽样送检的假冒九价疫苗内,所含液体成分与生理盐水基本一致。   裁判结果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牛某某、张…...

规避疫情防控检查拒不报告行程导致多名学生感染的王某某妨害传染病防治案

 2022年1月20日,山西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关于调整疫情防控有关措施的通知》,要求“14天内有中高风险旅居史的入晋返晋人员一律实施‘14+5’集中隔离医学观察”,“其他省外低风险入晋返晋人员须持48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第一时间向属地社区(村)和单位报告”。2月7日,山西省疫情防控办发布提示,省外入返晋人员须持48小时核酸检测阴性证明,不能提供的,要求第一时间开展一次核酸检测,并做好健康监测。2月16日,太原市疫情防控办发布紧急提示,要求2月1日以来有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满洲里市旅居史的人员,或与病例活动轨迹有交集的返(抵)晋人员,第一时间主动向所在社区(村)、单位或酒店报告。   王某某系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销售员,负责教辅书籍的推广销…...

初筛阳性仍乘坐动车导致疫情传播的曾某某妨害传染病防治案

 2022年3月13日,上海疫情暴发后,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上海市中医药管理局发布《上海进一步强化疫情防控措施》通告,通知市民非必要不离沪,确需离沪的人员须持有48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报告。   3月15日,曾某某从宁波前往上海,帮助在菜市场的同乡贩卖蚕豆。3月25日,曾某某出现咳嗽、流鼻涕等症状,自行去药店购买感冒药服用。3月27日,曾某某前往医院进行单采核酸检测。3月28日上午8时许,曾某某接到其核酸检测出现异常的电话通知,要求其参加复检。   曾某某接到该通知后,立即将原订购的3月28日D3135次动车票(10:39途经上海虹桥)改签为同日D3205次动车票(9:35上海虹桥发车),并于当日乘坐该动车返回福建省莆田市。当日下午到达莆田后,曾某某乘坐赵某某驾驶的网约车回到家中。   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