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装城变鞋城 商户能否要求解除商铺租赁合同

案情简介:

某商城招租,张某与商城签订了商铺租赁合同,约定张某承租商城内某号摊位,仅作经营服装使用,租赁期间未经商城同意张某不得改变商铺用途,张某在合同期内必须用于服装经营。合同签订后,张某向商城缴纳了经营保证金及冷暖费。商城开业后命名为“XX服饰广场”,张某在承租的摊位上经营女装。但半年后,商城调整了经营范围,改为经营鞋业,名称也改为“XX鞋城”,商城以XX鞋城的名义进行了大量的宣传。商城变更经营范围及名称后,张某的女装生意受到较大影响,张某遂与 继续阅读“服装城变鞋城 商户能否要求解除商铺租赁合同”

商业配套用房整体出租小业主能否起诉腾房

2004年,赵某从H公司处购买了位于北京市某区4号楼2层52号商业房屋一套。房管局向赵某下发了该房屋的所有权证,但房屋平面图四至界限不清。购房当日,赵某与X公司签订了委托出租合同,委托期限为3年,期限届满后双方未续签,X公司退出了4号楼的经营。2008年,H公司与十几名商铺业主注册成立了W公司,W公司与S公司签订了《委托合同》,约定由S公司将4号楼商业房屋整体出租经营,后因S公司经营不善,S公司与H公司签订了《委托商场招商租赁协议》,委托H公司对外统一出租经营,H公司承诺按照购房款总额不低于5%向小业主发放年租金, 继续阅读“商业配套用房整体出租小业主能否起诉腾房”

刘超捷诉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江苏有限公司徐州分公司电信服务合同纠纷案

指导案例64号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通过2016年6月30日发布)
关键词民事/电信服务合同/告知义务/有效期限/违约
裁判要点
1.经营者在格式合同中未明确规定对某项商品或服务的限制条件,且未能证明在订立合同时已将该限制条件明确告知消费者并获得消费者同意的,该限制条件对消费者不产生效力。
2.电信服务企业在订立合同时未向消费者告知某项服务设定了有效期限限制,在合同履行中又以该项服务超过有效期限为由限制或停止对消费者服务的,构成违约,应当承担违约责任。 继续阅读“刘超捷诉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江苏有限公司徐州分公司电信服务合同纠纷案”

孙银山诉南京欧尚超市有限公司江宁店买卖合同纠纷案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通过 2014年1月26日发布)
关键词
民事 买卖合同 食品安全 十倍赔偿
裁判要点
消费者购买到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要求销售者或者生产者依照食品安全法规定支付价款十倍赔偿金或者依照法律规定的其他赔偿标准赔偿的,不论其购买时是否明知食品不符合安全准,人民法院都应予支持。 继续阅读“孙银山诉南京欧尚超市有限公司江宁店买卖合同纠纷案”

中兴通讯(杭州)有限责任公司诉王鹏劳动合同纠纷案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通过 2013年11月8日发布)

裁判要点
劳动者在用人单位等级考核中居于末位等次,不等同于“不能胜任工作”,不符合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的法定条件,用人单位不能据此单方解除劳动合同。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四十条 继续阅读“中兴通讯(杭州)有限责任公司诉王鹏劳动合同纠纷案”

徐工集团工程机械股份有限公司诉成都川交工贸有限责任公司等买卖合同纠纷案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通过 2013年1月31日发布)
关键词:民事 关联公司 人格混同 连带责任

裁判要点
1.关联公司的人员、业务、财务等方面交叉或混同,导致各自财产无法区分,丧失独立人格的,构成人格混同。
2.关联公司人格混同,严重损害债权人利益的,关联公司相互之间对外部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继续阅读“徐工集团工程机械股份有限公司诉成都川交工贸有限责任公司等买卖合同纠纷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