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审理破产案件 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典型案例

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审理破产案件 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典型案例 一、长航凤凰股份有限公司破产重整案 (一)基本案情 长航凤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航凤凰)系上市公司,是长江及沿海干散货航运主要企业之一。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受财务费用负担沉重、航运运价长期低迷等因素影响,长航凤凰经营逐步陷入困境。截至2013年6月30日,长航凤凰合并报表项下的负债总额合计达58.6亿元,净资产为-9.2亿元,已严重资不抵债。经债权人申请,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武汉中院)于2013年11月26日依法裁定受理长航凤凰重整一案,并指定破产管理人。因连续三年亏损,长航凤凰股票于2014 年5月16 日起暂停上市。...

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诉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纠纷案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通过 2017年3月6日发布) 关键词 民事/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垄断/相关市场 裁判要点 1.在反垄断案件的审理中,界定相关市场通常是重要的分析步骤。但是,能否明确界定相关市场取决于案件具体情况。在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案件中,界定相关市场是评估经营者的市场力量及被诉垄断行为对竞争影响的工具,其本身并非目的。如果通过排除或者妨碍竞争的直接证据,能够对经营者的市场地位及被诉垄断行为的市场影响进行评估,则不需要在每一个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案件中,都明确而清楚地界定相关市场。...

无良政府克扣补偿 用尽手段认定违建

【基本案情】 于先生是湖南省A市B村村民,2007年7月19日,B村村委会同于先生签订了协议,决定在B村合作建造厂房,同年11月,于先生开始着手厂房建造事宜并于次年建成。2014年4月22日,A市政府作出《征收公告》,对B村的部分土地进行征收,而于先生所建厂房恰好也在该征收范围内。由于A市政府给出的补偿方案不合理,于先生并未同意补偿方案,并提出异议。但令于先生没有想到的是,自己非但没有等到有关人员同自己协商补偿事宜,却收到了镇政府作出的《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责令于先生在2014年11月31日前搬离并腾空其所占有的违法建筑,同时将厂房交由镇政府依法占有和处置。逾期将组织力量对于先生的厂房进行腾空。在...

表见代理在工程项目负责人对外商事行为中的认定

案情介绍 2007年8月,J公司作为甲方与作为乙方的N公司签订了一份《租赁合同》。合同约定,由乙方向甲方承租脚手架材料,乙方明确指定收、还料签字人;租赁期限一年,租金每月结算;双方约定了缴纳押金后办理提货手续;乙方如不按时交纳租金及其他费用,每天收取逾期滞纳金0.3%;租赁期满如需继续使用或者租借,则租金递增20%,原合同继续有效。该合同尾部甲方加盖了J印章,乙方委托代理人处由钟某签字,并加盖了印纹为H、N的两枚印章(后查明H与N是总包与分包的关系,H总承包某动迁基地工程)。...

服装城变鞋城 商户能否要求解除商铺租赁合同

案情简介: 某商城招租,张某与商城签订了商铺租赁合同,约定张某承租商城内某号摊位,仅作经营服装使用,租赁期间未经商城同意张某不得改变商铺用途,张某在合同期内必须用于服装经营。合同签订后,张某向商城缴纳了经营保证金及冷暖费。商城开业后命名为“XX服饰广场”,张某在承租的摊位上经营女装。但半年后,商城调整了经营范围,改为经营鞋业,名称也改为“XX鞋城”,商城以XX鞋城的名义进行了大量的宣传。商城变更经营范围及名称后,张某的女装生意受到较大影响,张某遂与...

商业配套用房整体出租小业主能否起诉腾房

2004年,赵某从H公司处购买了位于北京市某区4号楼2层52号商业房屋一套。房管局向赵某下发了该房屋的所有权证,但房屋平面图四至界限不清。购房当日,赵某与X公司签订了委托出租合同,委托期限为3年,期限届满后双方未续签,X公司退出了4号楼的经营。2008年,H公司与十几名商铺业主注册成立了W公司,W公司与S公司签订了《委托合同》,约定由S公司将4号楼商业房屋整体出租经营,后因S公司经营不善,S公司与H公司签订了《委托商场招商租赁协议》,委托H公司对外统一出租经营,H公司承诺按照购房款总额不低于5%向小业主发放年租金,...

首列“永磁地铁”完成载客运营考核评审

首列“永磁地铁”完成载客运营考核评审 2017年1月7日,据株洲新闻网报道,中国内首列“永磁地铁”载客运营中城协考核评审会在长沙举行。评审专家一致认为,在6万公里的载客运营考核中,永磁牵引系统运行可靠稳定,已完全具备后续持续投入载客运营的能力。6万公里节电20万度,据悉,该列“永磁地铁”是国内首列装载永磁牵引系统的列车,由长沙市轨道交通集团、中车株机和中车时代电气联合研发,最为核心的永磁牵引系统由中车时代电气研制。截至去年底,列车已载客运营超过6万公里。运营期间,列车综合节能...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章 国旗、国歌、国徽、首都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1982年12月4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 1982年12月4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公告公布施行 根据1988年4月12日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1993年3月29日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1999年3月15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和2004年3月14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修正)...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章 国家机构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1982年12月4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 1982年12月4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公告公布施行 根据1988年4月12日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1993年3月29日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1999年3月15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和2004年3月14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修正)...